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卫强专栏|一场跨越十年的朝圣之旅:在三江源感知传祺的品牌信仰
日期:2017-08-09    来源:汽车头条


1、十年期待



“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说的是黄河水的曲折绵长。历经沧桑的“母亲河”奔涌不息,她的万种风情在岁月洗涤和文明侵蚀的双重夹击下正变的步履蹒跚。“保护母亲河”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我们只不过垫起脚尖,弯下腰来,使足劲,发出一声喊。


这段话是2007年10月25日,我在一篇《驶向黄河》的图文报道中写下的。那一年,我组织了中国青年报社第一届绿色环保汽车评选活动。那一年的10月,在广汽本田的支持下,“保护母亲河·绿色环保汽车巡展”从黄河下游逆流而上。


3276公里的行程,12辆“绿色环保汽车评选”入围车型穿越北京、天津、济南、郑州、三门峡、鄂尔多斯、呼和浩特等城市,并在三门峡水利枢纽、壶口瀑布、万家寨水利枢纽等黄河沿线的重要景区进行了环保汽车的展示和路演活动。


那是一次难忘的经历,7天时间,车队一次次跨越黄河大桥,将足迹遍及黄河两岸。车辆跳跃的“双闪”穿透雾霭缭绕的清晨,刺破繁星满天的夜幕,共同书写了一段沉甸甸的记忆。



那一年的12月23日,“第一届中国青年喜爱的绿色环保汽车颁奖典礼”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当天的到场的嘉宾(时任)有: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尔肯江·吐拉洪;著名经济学家、原经济日报总编辑艾丰;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亿阳集团董事长邓伟;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曾晓东;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赵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杨等。


那一年,郁俊刚刚升任广汽本田副总经理。他代表广汽本田来领取“2007年度中国绿色环保汽车企业”的奖项。这张老照片中间站立的是时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尔肯江·吐拉洪,右为时任广汽本田(当时还叫广州本田)副总经理的郁俊。


一晃10年过去了。到三江源去,到扎陵湖和鄂陵湖去,到最上游看看黄河水有多么清澈,这成了我多年未了的心愿。因此,当7月25日,我飞抵西宁参加“广汽传祺护源有我湿地使者”活动的时候,内心是何等的激动。


2、“捡到宝了”



5天的行程,十几辆广汽传祺GS8组成的车队,从西宁出发一路向西南急进。去年6月,升任广汽集团执行委员会副主任、广汽乘用车公司总经理的郁俊也全程参加了此次活动。他推掉了好几个重要的会议,并忍受着感冒和高反,全程参与。一场跨越十年的朝圣之旅就此展开。


位于青海省南部的三江源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大河流的发源地,被誉为“中华水塔”。我国首个国家公园即将在三江源建成,范围包括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及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扎陵湖、鄂陵湖、星星海等地,园区总面积12.31万平方公里,比整个浙江省(10.18万平方公里)都大。


郁俊告诉我,2015年12月,国务院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标志着三江源国家公园正式成为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对象。听闻这个消息,时任广汽本田执行副总经理的郁俊马上让总经办跟进,但广本毕竟是一家合资公司,外方高管不同意,此事便搁置下来。



去年6月,郁俊从广本调任广汽传祺后,他又在第一时间推进了传祺与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合作。同年11月,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广汽传祺和世界自然基金会在京联合启动了“诞生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创行”项目,三方签署了至2020年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此举开创了社会化参与中国国家公园建设的先河。


“我们捡到宝了!”言辞严谨的郁俊鲜有这样的表述。他对我说,能有机会参与到三江源保护的工作中来,这已经远远超越了公益赞助的范畴。三江源被誉为“中华水塔”,能为此尽一些绵薄之力,是一件神圣的事情。


在首期提供了两辆传祺GS8、三辆GS5 Super作为三江源国家公园项目巡护用车后,今年围绕黄河源园区生态保护与能力建设、志愿者管理探索、政策评估与建议、户外解说体系设计等工作,广汽传祺发起了“护源有我”湿地使者行动,并分别于5、6、7三个月分批次组织员工志愿者、供应商志愿者和媒体志愿者奔赴三江源地区,展开了一系列的公益保护和志愿服务行动。


3、朝圣之旅



作为此次媒体志愿者的一员,我终于有机会完成了黄河全流域的探访。从西宁到兴海县再到玛多县,海拔逐渐提高到4300多米,也逐渐接近黄河的源头——扎陵湖和鄂陵湖。扎陵湖占地526平方公里,像白的的贝壳;鄂陵湖占地628平方公里,像深绿色的宝葫芦。


在清澈见底的扎陵湖畔,队员们举行了隆重的“饮水思源”仪式。郁俊和三江源管理局的领导用长长的铜勺从湖水中舀水,然后再分盛到小碗里,大家争相品尝。这那里是“一碗水,半碗泥”的黄河水,可见下游环境之恶化,上游环境保护之重要和必要。


随后,大家走进牧民家庭,深入了解牧民文化生活和黄河源区生态保护工作开展情况。本次活动,广汽传祺为三江源的生态管护员带来了管护工作需要的防护服装、GPS、望远镜等巡护用品。



在三江源地区,经常可以看到骑着摩托载着装满废旧塑料瓶的编织袋的牧民,他们正是三江源地区的生态管护员。事实上,随着生态管护制度的深入推进,生态管护员和当地牧民从环境的索取者,变成自然的守护者,真正成为了保护三江源的主力军。


玛多县副县长甘学斌介绍,由于三江源区地广人稀,离开了公众的积极参与,仅靠政府单方面的力量来保护显然不能对广大的保护区域实行有效的保护。


为了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三江源地区管理机构与相关牧户签署了保护协议,明确各方的保护义务与责任,落实保护权利与义务,经过10多年的努力,已逐步形成“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和自我监督”的社区共管新模式,在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社区经济建设等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效。


4、品牌信仰



青海省发改委副主任、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晓南介绍说,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与广汽传祺、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共建行动为国家公园投入体系提供了“多元投入,多元合作”的新思路,也为国家公园的建设供应了源源不绝的复合动力。他希望,能有更多广汽传祺这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加入到共建国家公园的队伍中来。


对于广汽传祺牵手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战略合作,郁俊认为,如果仅仅定位于一个公益项目就把这事说的太小了。郁俊说:“我们正在细细梳理传祺的品牌主张、品牌内涵、品牌价值观等,保护三江源对于传祺而言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它展示了传祺的品牌信仰。”


品牌是什么?简单来说,品牌就是一家企业的价值观、信仰和标签。品牌建设的目的是与消费者建立信赖。这个过程漫长且复杂,所以需要一个耳熟能详的标签。对于自主汽车而言,设计、技术、品质都是基础条件,在渐次满足这些基本条件之后,一个全新的汽车品牌需要通过一个人人都明白、都能参与的载体或者标签让普通消费者一下子就达到认知的共鸣。


这就是为什么奔驰聚焦网球运动和各种音乐会,沃尔沃关注帆船比赛,现代则满世界的赞助足球赛。三江源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它的圣洁和生态价值正因为第一个中国国家公园的试点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与三江源建立长期的战略合作,并带动合作伙伴和广大车主参与到这个世纪工程的建设中去,广汽传祺无意是找到了一个有别与其他品牌的载体和标签。



郁俊说,共建三江源国家公园项目,是年轻的传祺品牌自诞生以来参与过的规模最大、可持续性最强、难度系数最高、意义最为重大的中长期企业社会责任项目。它的执行与推进,既需要毅力,也需要智慧。这对传祺品牌自身的成长与成熟来说,也是一种挑战与鞭策。


作为负责任的企业公民,广汽传祺致力于探索经济效益、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协调发展,连续6年以85%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实现了高速发展,发展速度和盈利水平居中国品牌前列。在企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广汽传祺致力于打造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汽车生态,构建了绿色、节能、环保的世界级生态工厂和造车体系,品质水平蝉联四届J.D.Power中国新车质量研究报告(IQS)中国品牌冠军,成为首个获得C-ECAP中国生态汽车评价金牌的中国品牌,成功打造了中国品牌高端化突破的标杆和全方位均衡发展的范本。


2017年,因为GS4和GS8热卖的带动效果,广汽传祺正迎来最好的历史发展期。但郁俊认为,销量只是企业发展的一个表现维度,他更愿意将2017年视为广汽传祺“打基础、练内功”的年份。除了一系列更具市场竞争力的产品陆续上市外,再造渠道竞争力,夯实体系能力,理清品牌价值都在全速推进中。


这一切,以三江源朝圣之旅作为新的起点,变革正在广汽传祺全速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