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膜拜的圣地
日期:2017-08-09    来源:DearAuto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李白当然不知道,黄河之水并不来自天上,而是来自巴颜喀拉山的积雪,来自卡日曲河谷和约古宗列盆地,来自扎陵湖、鄂陵湖。


车队在鄂陵湖边停下,所有人都震撼于她的壮美。



这海拔4272米的青藏高原腹地,居然有这样一湖深蓝!


鄂陵湖——看到它的第一眼,之前的舟车劳顿、长途跋涉就都值了。



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右)和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任正德在湖边举行了庄严的取水仪式,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喝了一小口黄河源头的鄂陵湖水。


我作为媒体代表之一,受邀参加了这次由广汽传祺、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和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共同举办的“保护三江源,共建国家公园——广汽传祺 护源有我 湿地使者行动”。


7月24日飞抵西宁,25日从西宁沿着214国道驱车500公里抵达玛多县——鄂陵湖就在县城正西约80公里,和扎陵湖只隔一座巴颜朗马山,并称黄河源头姊妹湖。


黄河源头姊妹湖——扎陵湖、鄂陵湖。

两湖蓄水量150多亿立方米,约相当于黄河流域年总径流量的28%。右上为东格措纳湖。



比一个省还大的国家公园


作为一个媒体人,参加过的各种公益活动很多,但这次,在鄂陵湖边,在牛头碑下,少有的涌起一种神圣感,既感慨于祖国河山的壮美——母亲河的源头竟然美丽如斯;也感慨于三江源地区自然生态系统的脆弱。


三江源区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总面积达39.5万平方公里,而其中三江源国家公园面积就达12.3万平方公里。这到底有多大?可能有些人没有概念,这个国家公园的面积比浙江省还大2万多平方公里,而整个保护区的面积则与日本的国土面积相当。



整个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面积与日本的国土面积相当。


这里平均海拔4000多米,湿地总面积达7.33万平方公里,大小湖泊1800余个,其中湖水面积在0.5平方公里以上的天然湖泊有188个,总面积0.51万平方公里。


这里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长江总水量的25%,黄河总水量的49%,澜沧江总水量的15%都源出于此,三江源地区也因此被称为“中华水塔”、“地球之肾”。



三江源地区大小湖泊1800余个,我知道这里被称为“中华水塔”,我不知道的是“中华水塔”居然美得如此令人心悸!


让我想不到的是,在这片高寒(全年平均气温只有-4摄氏度)、高海拔的严酷自然条件下,竟然有这么丰富的动植物资源——来之前,我以为那里是一片不毛之地。


然而事实上,这里却是世界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最集中、最有代表性的地方,被誉为“高寒生物自然种质资源库”。


三江源被誉为“高寒生物自然种质资源库”。


三江源地区具有独特而典型的高寒生态系统,植被类型有针叶林、阔叶林、针阔混交林、灌丛、草甸、草原、沼泽及水生植被、垫状植被和稀疏植被等9个植被型。


区内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有3种,列入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的兰科植物31种,青海省级重点保护植物34种。


三江源地区野生动物种类繁多。


野生动物有兽类85种,鸟类237种(含亚种为263种),两栖爬行类48种。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有69种,其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有藏羚、野牦牛、雪豹等16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有岩羊、藏原羚、棕熊、猞猁、盘羊等35种。


三江源地区曾是一片生态净土。



脆弱的三江源


历史上,三江源曾是水草丰美、湖泊星罗密布、野生动植物种群繁多的高原草甸区,被称为生态和生命的“净土”,但现实情况却不容乐观。


三江源地处世界屋脊,生态环境十分脆弱,对气候变化非常敏感,持续的全球气温升高已经对三江源地区的生态环境产生显著影响,雪线不断上移,冰川不断消融,虽然这导致近期湖泊水量增加,但是长远呢?青海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王光谦深感忧虑。


如今三江源部分地区草场退化严重。


加之长期的滥垦乱伐、盗猎野生动物、无序的黄金开采及冬虫夏草的采挖等等,三江源生态环境一度日益恶化,草场严重退化,水土流失加剧,土地沙漠化面积扩大,冰川、湿地退缩,生物多样性锐减。受威胁的生物物种占总类的20%以上,远高于世界10%-15%的平均水平。


冰川消融、雪线上升,全球气候变暖是三江源的最大敌人。


据了解,20世纪上半叶,青藏高原藏羚羊数量约有100万只,由于滥捕滥杀,种群数量一度降至七八万只,不过,近年来由于加大了保护力度,可可西里、三江源、阿尔金山、羌塘四大自然保护区内的藏羚羊数量已经恢复到20万只。


经过多年的保护,三江源地区生态环境正在改善。

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得到了一定程度恢复,这是我们此次在鄂陵湖边拍到的野驴。


据1998年统计,三江源地区退化草地占可利用草场面积的37.8%,其中近10%的退化草地已沦为裸地,即“黑土滩”。同时,鼠害肆虐加上土地沙化也不容忽视。


据调查,三江源地区每公顷高原鼠兔平均洞口为1624个,每公顷有鼠兔120只,每年消耗牧草相当于286万只羊一年的食草量。鼠害不仅消耗了大量的牧草,同时鼠类的啃食、掘洞等活动造成了大面积的裸地,加速了草地退化。


三江源地区草场鼠兔成灾,加速了草场退化。


我们拍到了黑颈鹤!


可喜的是,国家加大了三江源地区的保护力度,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除了藏羚羊数量明显增加,黑颈鹤、野驴等珍稀动物数量也大大增加。


黑颈鹤是三江源地区的特有物种,1986年数量仅有22只,目前已增加到170余只。这次我们传祺车队就在冬格错纳湖边看到了6、7只黑颈鹤。


我们在东格措纳湖边还幸运地拍到了黑颈鹤,这可是比大熊猫还要珍稀的野生动物。



东格措纳湖,藏语意为“一千座山围成的湖”,

位于玛多县花石峡镇西北,海拔4117米,面积450平方公里,比扎陵湖、鄂陵湖略小,但景色更美。


三江源是我国乃至亚洲地区,区域生态环境安全,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生态安全屏障,保护好三江源成为中华民族的一件大事,2015年《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审议通过,三江源国家公园成为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对象、首个提出计划在2020年建成的国家公园。


“广汽传祺 护源有我”湿地使者行动在为当地藏民发放巡护用品。


当然,正如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李晓南所说,三江源的保护和建设,光有政府的重视还不够,还需要社会各界的广泛参与,这次“广汽传祺 护源有我 湿地使者行动”就是很好的一个案例。


我是传祺护源使者


此次活动只是广汽传祺参与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系列活动中的一个。2016年11月2日,由广汽传祺、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和世界自然基金会联合主办的“诞生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创行”项目正式启动,首开社会力量参与中国国家公园建设的先河。


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表示,广汽传祺将全力支持推进三江源国家公园项目,

努力为三江源国家公园构筑起更广泛、更高效、更具参与度的互动交流平台,带动全社会共同投入到国家公园建设及生态保护事业中。


从今年5月份开始,广汽传祺先后组织优秀员工代表、供应商代表、媒体及经销商代表分批开展“护源有我”湿地使者行动,前往黄河源区开展生物多样性观测、环境保护教育、草原沙化防治、管护员培训等志愿服务工作。


比直接的物资捐赠更重要的,是广汽传祺正带动更广泛的社会力量加入到保护三江源的行动中来。6月20日,第二轮“护源有我”湿地使者行动,志愿者队伍由广汽传祺员工扩大至传祺供应商合作伙伴,包括博世、采埃孚、天合、爱信精机、电装、大陆等。


李晓南局长表示,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与广汽传祺、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共建行动,为国家公园投入体系提供了“多元投入,多元合作”的新思路,也为国家公园建设提供了源源不绝的复合动力。他希望有更多广汽传祺这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加入到共建国家公园的行列中来。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李晓南局长,希望有更多广汽传祺这样的企业加入到共建国家公园的行列中来。


我这次参加的是第三批“护源有我”湿地使者行动,虽然我们并不能真正为保护三江源发挥什么实际作用,但是李晓南局长说得好,更多人的关心也是对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一种精神上的支持。

7月24日,广汽传祺“护源有我”湿地使者行动第三批志愿者队伍由媒体代表组成,

旨在让媒体进一步了解三江源生态特点和三江源生态保护的重要性,引起社会公众对“中华水塔”的关注与重视。


大家的努力收到了成效,经过多年的治理与修复,据中科院评估,三江源生态系统退化趋势已经得到初步遏制,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有所提升,重点生态建设工程区生态状况明显好转。



我们这次所到的仅为黄河源园区的一小部分,但是,大家都接受了一次生态文明建设的深刻教育。


当看到清澈无尘的鄂陵湖水,看到生机盎然的东格措纳湖湿地,看到难得一见的野驴在草原上追逐嬉戏,看到蜿蜒向东的涓滴细流,我们懂得了什么叫生态价值。



2010年,中科院就估算过,三江源地区生态资源资产价值总量约为14.5万亿元人民币,其价值远超经济生产价值(青海省2016年GDP仅为2572.5亿元)。


不过,我怀疑这种算法,生态价值是无价的,如果三江源毁了,黄河干涸了,长江枯竭了,别说14.5万亿,145万亿也无法挽回!


我们离三江源很远,但是,保护三江源却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


这片圣地,我们可以不到,但却应该膜拜。


牛头碑下俯瞰扎陵湖,风雨骤临,湖光如晦。


玛多县城黄河源头纪念碑。


湖天相接,大美鄂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