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广汽传祺三江源使者行动:民族使命的召唤
日期:2017-08-09    来源:凤凰汽车


凤凰汽车评论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的一滴眼泪。”不到高原,难以体会湖泊的圣洁之美。上善至水,不到三江源,难以理解保护母亲河的民族使命。


为了确保习总书记的“一江春水向东流”,预计到2020年底,政府在三江源总投入将达160亿。然而,这还远远不够,保护“中华水塔”需要全社会的参与,需要中央和地方政府、当地牧民、环保组织、企业界等全方位的投入。



去年11月,广汽传祺与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和WWF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成为中国首家参与国家公园建设的社会化企业。今年春天开始合作框架下的各项活动陆续展开。



从西宁出发,十几辆广汽传祺GS8组成的长车队,向西南方向一路翻过高山,穿过峡谷,途径500多公里,到达玛多县的“黄河源头姊妹湖”,也是黄河源头最大的两个淡水湖泊——扎陵湖和鄂陵湖。这里海拔超过4300米,比青海湖高1000多米,寄生着丰富的高原物种,尤其是鸟类。其中扎陵湖占地526平方公里,像白的的贝壳;鄂陵湖更大,占地628平方公里,像深绿色的宝葫芦。在两湖之间的措日尕则山的顶峰,屹立着著名的牛头碑。



“我们签了5年协议,如果他们愿意,我们会继续。”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表示,“我们不会给钱了事。我们的力量微不足道,但希望通过发挥影响力,吸纳全社会更多力量的参与。”



除了捐赠三江源国家公园项目用车及巡护用车和护源物资,广汽传祺发起了“护源有我”湿地使者行动,并分别于5、6、7三个月分批次组织员工志愿者、供应商志愿者和媒体志愿者奔赴三江源地区,展开了一系列的公益保护和志愿服务行动。志愿者能做的其实微不足道,更多是自我教育和环保理念的传达。



站在青藏高原的大山大水之间,与其说是心灵的洗礼,不如说是对虚浮自我的反省。在自然与时间的巨力面前,如果不低到尘埃里,又如何与天地共悲喜;如果没有高反的头痛欲裂,怎么体会空气和生命的奢侈。


“由于植被的原因,玛多县比同海拔地区的含氧量更低。”WMF的环保专家如是说。



这片山河无限壮美,也有遍布伤痛。减少的冰川,上升的雪线,斑驳的植被,蔓延的沙土,孤单的动物,密集的鼠洞,稀薄的空气……不得不反思,我们做过什么?我们在做什么?我们能做什么?江山不语,唯有行动才能治愈。


“三江源生态脆弱,高寒高海拔草甸层薄,由于过去过度放牧,植被破坏严重”,根据环保专家的介绍,目前政府通过种草和设置围栏来保护植被。“但是围栏会使动物栖息地碎片化,影响动物的繁殖和基因交流,所以我们也会留一些围栏口。”可见,环境保护是一个牵一发动全身的系统工程。



穿行在黄河源自然保护区,如今可以看到很多人工设置的鹰架和鹰巢,数量远远超过笔者2年前看到的。“鹰架的设置是为了吸引猛禽,而猛禽是鼠兔的天敌。”没到过三江源,可能不知道鼠兔的厉害。这种看着蛮可爱的小动物,会大量繁殖并破坏草原植被。据专家介绍,“过去在治理属兔上,政府走过弯路,用打药的粗暴方法没有抑制住鼠兔,反而毒死了属兔的天敌。”而现在,吸取教训之后,更多采用生态防治的办法,尊重自然界的规律。让人欣慰的是,据介绍,鄂陵湖和扎陵湖之间的人工鹰巢坐窝率非常高。


在世界自然基金会专家的指导下,湿地使者还在冬格措纳湖对藏原羚、藏野驴、斑头鸭等野生动物进行了实地观察。



相比姊妹湖,冬给措纳湖是一个更加神秘的淡水湖,同样也是青海的4大圣湖之一。由于这个近500平方公里的湖泊被陡峭的群山环绕,被称为千山之湖。湖中心有一个“鸟岛”,是是斑头雁和鸥类、鹬类的主要繁殖地,也是藏原羚、藏野驴、岩羊、马鹿的栖息地之一。



就在今年的6 月16 日至6 月22 日,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的第一次同步调查——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水鸟同步调查,在WWF、广汽传祺和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共同组织下正式开展,其意义重大,示范效应显著。水鸟同步调查是湿地保护工作的基础,三江源地域宽广,该工作光靠国家公园的力量比较困难,通过社会化参与来实现这一目标是最佳选择。



作为中国成长最快的汽车品牌,广汽传祺参与三江源环境保护不仅出于积极承担企业社会责任,更是一种使命的召唤,是一种爱国的情怀。在郁俊看来,三江源关乎我们中华民族,广汽传祺也是我们民族的品牌。他说,“作为职业经理人,在有限的任期,也许看不到传祺成为世界品牌,但是我愿意为这个梦想而做点事,希望传祺的员工与我一起。”



今年1-6月,广汽传祺逆势飞扬,销量突破25万辆同比增长57%,顺利完成50万销量目标过半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