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企业新闻

质造传祺,正向研发筑核芯壁垒
日期:2018-06-05来源:

“创新是第一动力”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创新始终被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


      始终坚持创新驱动的广汽传祺一路践行此道,我们坚持正向研发,持续提供高质量的科技供给,助力品牌高端化的同时,也在不断引领自主汽车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


      我们知道,创新研发的关键是实现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为此传祺始终以国际标准苛求自己,勇于攻坚克难,不断追求卓越。技术的创新是永无止境的,从过去乃至将来,一路上下求索的传祺究竟实现怎样的突破?下面小编为大家简述一二:


国家专利—独创GCCS燃烧控制系统


      发动机就好比我们的心脏,一个为我们生命活动提供能量,一个为汽车提供动力。而在发动机的运转中,缸内燃烧是最重要的一环,因为它直接影响着发动机的动力输出和油耗,这也就和让每个汽车工程师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的热效率直接挂钩。

 


      为此广汽研究院根据长期的正向开发,不断实践总结出了一套汽油发动机缸内燃烧的“方法论”——GCCS(GAC Gasoline Combustion System)燃烧控制系统。 这项技术不仅荣获国家专利,同时进一步提升了广汽集团自主研发能力和自主创新水平,也为广东省乃至华南地区发动机研发生产填补了空白,从根本上实现了汽油机的独立自主研发,打破了国外发动机设计的垄断。

      GCCS是一系列燃烧效率优化控制策略的组合,如何体现运用,小编给大家举几个栗子:

01

 


      在自主开发的1.5L阿特金森发动机上,通过在燃烧室进、排气门口位置各自增加半圈凸起,有利于进气过程在开启升程较小时形成滚流,也就是所谓的高流量系数&高滚流比气道。配合能够在上止点附近产生更强气流运动的全挤气的燃烧室设计,同时减少发动机爆震,能有效提升22%的燃烧速度,降低15%的油耗。

 


02


      而GS8的G系列发动机上,同样运用了GCCS燃烧控制系统。在保证一定的热效率前提下,通过燃烧室设计提高发动机的抗爆震性能,从而在保证性能的同时,可以满足用户使用价格更低的92号汽油,大大降低用车成本。

 


03


      目前国际汽车品牌已经大量使用缸内直喷技术,因其高压的燃油喷射系统可以使油气的雾化和混合效率更加优异,使符合理论空燃比的混合气体燃烧更加充分,从而降低油耗,提高发动机的动力性能。但汽油喷雾的形状、大小、雾化程度等依然会直接影响到燃烧的效能,甚至会造成油束着壁,产生缸壁润滑油稀释的现象。

 

 

      为此,广汽的工程师们必须对汽油喷射的时长、次数、落点、速度等进行调整,与之匹配的气道、燃烧室的几何形状等等影响燃烧的因素也会相应改变,最终实验出最佳的优化方案。

      正是利用这一套GCCS燃烧控制系统,广汽建立了完整的汽油机燃烧系统正向开发流程,在不断提升热效率的研发道路上,力争比肩欧美日发动机的前沿水平。目前汽油发动机热效率欧美与日系车基本都在35%以上,国内自主研发的发动机热效率基本在33%到36%之间,而传祺第三代发动机热效率已高达38%,并且满足国六b排放标准,性能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豪华声品质——传祺NVH设计


      被俗称为汽车工程“玄学”的NVH技术,可见其研究困难程度,那么NVH到底是什么?广义上是三个单词的缩写,即Noise(噪声)、Vibration(振动)和Harshness(声振粗糙度),三者都和汽车机械振动有关且密不可分,再接地气点理解,NVH就是我们驾乘汽车时一切听觉、触觉相关的研究,甚至还包括了零部件由于振动引起的强度和寿命等问题。有统计资料显示,整车约有1/3的故障问题是和车辆的NVH问题有关,所以想要完美解决NVH问题,传祺工程师可谓是耗尽心血。

 

 


      NVH是广汽传祺产品的独到魅力,始终坚持正向开发的优势在NVH领域也体现的淋漓尽致。正因为是正向开发,在产品前期,我们得以拟定控制策略,并将这些策略落实到研发过程的每一个环节上。从整车到系统到零件,将NVH指标层层分解并进行管控,最终实现超越同级的“静谧”。

 



      此外,每一个细节的关注也是做好NVH的关键。以GA4为例,堵车状态下,方向盘抖动加速度仅0.06m/s 2 。此外,在与市场同级合资品牌的对比74项NVH指标,传祺有58项优于对方。传祺不仅在实现“静谧”,更在追求声品质的“豪华”。大到发动机的声音,小到一个电器元件的作动音,我们都设定了对应的目标,力求做得更加“好听”。

 

      在科技飞速革新的时代,传祺始终坚持创新实践,坚持正向研发,不断夯实核心技术壁垒,促进自主汽车品牌的蓬勃发展,对标国际领先标准,持续为科技强国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