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  2019-02-15

一端通往伟大,一端滑向平庸

文章来源:汽车公社


1551758384681379.jpg


站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世界是如此之新,一切尚未命名”。但是,最好与最坏之间隔着一根平衡木,一端通往伟大,一端滑向平庸。广汽传祺也正站在这条平衡木上,凝望着这个时代。


记者|周培


“那是一段从0到1的创世纪,你若参与,便是荣幸。”财经作家吴晓波在《激荡十年:鱼大水大》曾言之:回头看这十年,无疑更壮观。

 

2008年,北京奥运会用51块金牌鼓舞了在地震和暴雪中饱受困顿的中国人民,让梦想和希望迸发迭升。同样也是2008年,源于对伟大和梦想的敢于追求,广汽传祺的诞生,为中国汽车划开了一副迥然不同的画卷,催生出新的际遇。

 

困局与热血,让那个正在发生转折的时代,从扑朔迷离渐渐走向肯定的姿态。就像诞生之初被质疑着“是不是来迟了”的广汽传祺,裹挟着梦想铿锵前行了十年,在2019年第五次登上底特律车展,便以“入口”之势,让世界看到:全球汽车工业的又一次革命的缺口,从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萌发的可能。

 

2.jpg

 

1月14日下午2:45分,在底特律的舞台上,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长达8分钟的全英文发言,淡定中裹挟自信,背后潜藏着以广汽传祺为代表的中国汽车,凭借着渐渐聚焦的实力向世界迈出坚定步伐的底气。

 

经历了下半年的断崖式下跌之后,所有的数据都在诉说着一个残忍的事实,2018年的中国车市没有任何过渡地急转直下,节节攀升的日子开始变成追忆。

 

困局与从容,低迷与雄起,在2018年车市的“浮世绘”中纤毫毕现,也对脱离了舒适区的广汽传祺提出了更多的考验。2018年再次突破了50万辆的稳健销量之后,在承载着全新期待而来的GM6、全新GS5的加持之下,广汽传祺在2019年出乎预料地主动调整了前行的步伐。

 

“放慢脚步,成功不止是销量那么简单。”那些足以彰显速度和成绩的词汇,被广汽传祺当作前行之路上的“一个脚印”,放在了记事本上,而不是功劳簿上。

 

在中国制造参与世界分工的时代,再也没有一家车企能够忽视中国市场的时候,这家中国汽车品牌的先锋兵,再次站在世界舞台接受检验的那一刻,在中国大本营开始了一场从追求高速成长到稳健发展的新转变。

 

当各路诸侯纷纷造船出海、制定跳跃式发展的规划时,一路高歌猛进,走过激情与喧嚣,年仅十岁的广汽传祺却走向了冷静与理智,开始思考中国汽车如何在国际市场,寻找到一条独特的进击之路。

 

3.jpg

 

花开十年,有铠甲,也有软肋,但广汽传祺从诞生之初就不曾丢失过的厚重和韧劲,就像是一道光指引着前方。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在繁芜中坚守初心的广汽传祺,在这条没有“弯道”的路上,以正向研发作为推动力,以国内和国外两个市场为试金石,大胆开启。

 

“世界是如此之新,一切尚未命名”

 

许知远问马东:你喜欢这个时代吗?马东接连用了三个“喜欢”以示强调,“这个时代从不辜负人,它只是磨炼我们。”

 

回首这几年,依靠快速响应的市场应对能力和出色的产品力,广汽传祺总是和“速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5年初夏,随着传祺GS4的上市,开启了广汽传祺持续三年的高速成长。这三年,在跑赢同级竞争对手的同时,广汽传祺也以先锋的势头站在了本土品牌发展最前沿的阵地。

 

2017年,广汽传祺达成50万辆销量,十年达到年销量50万辆,这种增长速度在中国汽车自主品牌中绝无仅有。越来越多的的合资品牌竞争者把传祺视为中国汽车品牌的发展新样本。

 

一直以来,市场竞争的残酷以及合资品牌的不断下沉,导致自主品牌一直被动地选择性价比路线。当消费环境的红利消失时,自主品牌最先受到冲击,这是自主品牌在15年的高速发展里尝到的苦涩,吉利、奇瑞都曾在这种苦涩中挣扎过。

 

在奇瑞等老对手还在苦苦寻求转型之际,广汽传祺“做强”的意识开始崭露头角。

 

4.jpg

 

2016年10月GS8上市发布会上,郁俊站在镁光灯下,没有丝毫迟疑地喊道:“这一次,我们满怀理想,为征服而来!”从这一声呐喊开始,带着长城H8未竟的志愿,传祺GS8在一片殷切的目光中,成功打破了“自主与合资”这道泾渭分明的篱笆墙。

 

如果说,传祺GS4带领传祺品牌进入到15万元的价格高地,为传祺GS7+GS8+GM8冲高20万元的价格区间奠定了基础和保障,那么从GS8的强力出击,到GA8的引领向上,再到GM8的重磅登台,三“8”战略则助力广汽传祺成功突破了品牌桎梏,成为中国汽车品牌打破合资封锁线的头部力量,也直接带来了本土产品的品牌价值和商品价值双重拔擢。

 

在广汽传祺去年50万辆的所有车型中,单车零售指导价价已经接近12万元,甚至超越部分合资品牌。20万元左右的中高端车型销售占比超过27%,这一比例在所有大众类品牌中,只有包括广汽丰田、东风本田屈指可数的合资公司超过广汽传祺。

 

从2008年到2018年,广汽传祺所走的每一步都在磨砺中进步。从首款车型GA5、到GS4、再到GS8、GM8、GM6等车型组成的产品矩阵,让广汽传祺从荒芜中起步,研发的坚守缔造出的出色产品力,帮助广汽传祺品牌达到了当时自主品牌所能企及的最高峰。

 

“坚持正向研发,传祺相比其他中国品牌多了一些突围的筹码,也增加了不少前进的路障”,郁俊表示,他十分感谢这些“路障”的存在,让传祺在正向研发这场攻坚战里能够一路向上,以品质为基石向高端突围,也为中国品牌趟出一条开局艰难但回报丰厚的向上之路。

 

5.jpg

 

2018年中国车市迈入30年来的至暗时刻,随着中国汽车市场从增量竞争逐渐步入存量竞争市场,再次实现了50万辆销量突破的广汽传祺向未来发出了新的思考,清晰地意识到不能再单纯地追求销量规模,而是必须凭借全体系能力来面对今后的竞争。

 

经历过从0到1的创世纪历程之后,十年磨砺,继续前行的广汽传祺用一场本我主义,清晰明证着一件事,“造车绝无弯道”。站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年轻的传祺用“追寻伟大”的精神再次向世界宣告:“世界是如此之新,一切尚未命名”。

 

凝望着这个时代

 

随着中国汽车品牌一路向上,开始和外资品牌价格短兵相接,2018年中国车市被拖向了新的战局。一时间,生存与死亡之间的界限深刻了许多。

 

对于这个刚刚十周岁,自信地喊出“追随伟大”的年轻人,烦恼也从未缺席。速度是技术革命献给人类的一种迷醉的方式,节节攀升的销量背后,被速度掩盖的短板,一一显现。

 

红利消失后,争夺“增量”市场变得艰难,在已经饱和的存量市场里,SUV市场也出现了一个新关键词:洗牌。2018年的车市,毫不留情地给了众多长时间依赖SUV车型的品牌一次警告,一路狂奔的广汽传祺也遭遇了前所未见的困难。

 

GS4走过的每一步都与传祺的命运深深地痴缠在一起,开启了长达三年多的辉煌路途,然而随着SUV市场的增速下降,广汽传祺2018年的成绩单也遭遇到了一些波折。

 

和当初向SUV市场倾泻时的随意一样,潮水的离去同样没有丝毫犹豫。从GS4的惊艳亮相,到GS8的重磅出击,再到GS7和GS3的合力,SUV车型在传祺的产品谱系里占比接近80%,“传祺是不是过渡依赖SUV车型”的质疑声愈演愈烈。

 

6.jpg

 

以2018年53万辆的成绩为例,GS4+GS8的销量占比接近80%,轿车市场GA4、GA6、GA8等车型销量整体占比不足20%,一系列轿车的失利凸显目前传祺正在为曾经不重视轿车的行为“买单”,也为传祺的后续发展埋下了隐患。

 

速度,伴随着广汽传祺十年发展,产品阵线的极速扩充,也直接影响到了广汽传祺在营销节奏和精力的分配、把控。GS4、GS8和GM8一系列车型的成功,让“年轻”的广汽传祺在营销体系一度放松了警惕。

 

旧的症结还在延续,新的成长不期而至。《汽车公社》在《2019格局与趋势》一文中预测,经历了2018年下半年的断崖式下跌之后,2019年上半年仍然会出现同比下降,“不好过”的车市正式滑向“慢节奏”。

 

7.jpg

 

这场“快”与“慢”的切换会波及所有的参与者,历史上也不乏优秀甚至伟大的公司倒在“快”、“慢”交替之际。三年多的辉煌增长已经成为曾经,随着竞争对手和合资公司推出新品的速度骤然加快,广汽传祺开始面临新的难题:

 

——SUV产品依旧是销量阵线的大梁,传祺的轿车产品如何进行提升和延展?

——市场红利渐退,脱离了高速增长舒适区之后,传祺如何保持前进的动能?

——新能源势头从蓝海转向红海之际,广汽传祺如何实现产品有效布局?

 

形形色色的痛苦此起彼伏,在市场的无情清洗中,2018年的车市也给予了参与者们一个“认清自己”的机会。最好与最坏之间隔着一根平衡木,一端通往伟大,一端滑向平庸。无疑,广汽传祺也正站在这条平衡木上,凝望着这个时代。

 

这是一种觉醒

 

市场快速变冷,有人被动追随,有人主动选择。长安和长城2017年开始被动慢下来,吉利汽车2018年最后一个月主动慢下来。

 

市场几乎不会给任何思考,逼着你去认清现实。诸多考验正等待着许多年轻的中国品牌,这些一路摸爬滚打起来的企业从来不缺乏热情、也不缺乏对市场的洞察力。增量竞争市场转向存量竞争市场的新形势下,刚刚年逾10岁的广汽传祺必须在认清现实之前,先认清自己。

 

“2018年,广汽传祺总销量为53.5万辆,同比增长5%。当然,这一数据与我们原定的目标有一定差距,但在评估了行业和我们自身之后,我们计划2019年达到56万辆的销量目标。”

 

2019年注定会是大家感受“慢”、适应“慢”、学着“慢”的一年。“不能冒进,也不能拖慢节奏”。在走向巅峰的路上保持“远虑”的危机感和清晰的判断力,这是一种觉醒。

 

“相比市场的阻力和下滑,我们管理层更在乎是顾客是不是对我们的产品满意,经销商是不是有信心和决心一起和我们共度难关。”去年6月15日,在中期大改款传祺GS4上市之前的采访中,郁俊表示。

 

8.jpg

 

和外界哀鸿一片相比,广汽传祺表现出了难得的冷静与理性,开始了一系列的步伐调整,从产品基础到战略规划都做好了足够的准备。

 

在GS4陷入下滑通道之际,广汽传祺果断以400项升级带来了GS4强大产品力的垂直切换,这也将成为广汽传祺重回市场高度赛道的重要砝码。

 

裹挟着品牌优势而来的合资SUV再次发起了冲击,无法承受市场压力的中国本土品牌开始祭起价格战的双刃剑,GS4也未能避免。在销量和价格双双下行之后,传祺必须有一款高端精品SUV车型承接传祺GS4在14~15万元区间内被迫让渡的市场区间,并牢牢占据14~16万元价格区间内的承载者。

 

承载传祺品牌向上和向合资SUV保持施压的双重任务传祺GS5,将注定将与GS8/GS7/GM8一起拾阶再上,向着更为关键而庞大的市场风口进击。

 

9.jpg

 

然而,一花独秀不是春,依靠某一个细分市场取得突破,已经是难上艰难。“在轿车市占有稳固地位,才是中国汽车品牌真正走向胜利的开始”,这已经成为业内的共识,也是传祺亟需改善的短板。

 

广汽传祺必须凭借一款轿车一扫阴霾。传祺GA4的出现与其说是主动出击,不如说是被迫迎战。

 

只有以传祺GA4为代表的轿车车型的成功支撑,才能带动广汽传祺在下一个五年、十年中助力广汽传祺继续保持领先的位置,为中国汽车品牌轿车市场的强劲成长打下一个无比骄傲与自信的基础。这意味着,2019年,勇猛而锐利的全新一代GA5,必须独承其重。

 

这样的一段旅程,走起来并不是一帆风顺,说是披荆斩棘也好,说是全力以赴也罢,伴随着中国汽车转型升级逐渐走向新的竞争阶段。广汽传祺清晰地意识到,轿车业务走向成功,并不能单纯依靠市场环境的催动,必须是凭借完备的全体系价值链能力的支撑。

 

“无论在体系建设、品牌建设,还是汽车核心技术掌握等方面,还要继续提升,在发展中不断调整优化。”郁俊在接受《汽车公社》采访时,不止一次地提到“保证企业长期发展,一定要知道什么才是增长的最重要支柱”,这句话影响着每一个传祺人。

 

10.jpg

 

中国市场新能源的潘多拉魔盒已经揭开,站在时代裂变的全新征程起点之上,如何在新一轮的变革中开始思考并致力于掌握主动,广汽传祺用挑战自我向世界“言志”,正在加速转型升级。

 

“汽车行业的未来发展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在新能源领域,最好的做法不应该是限定某一种路径,而应该鼓励企业各自去尝试、探索不同的路线。多种路线并举,可能才是当前的最佳选择。至于最后谁能胜出,这个决定权,应该还给市场。”郁俊表示道。“从新的机会中发现新的机会。”

 

“所有伟大的品牌总是在不断前进中发现自己的不足,实现对竞争对手的超越”。敬畏市场的隐忍让广汽传祺变得更有力量,就像2018年1月初,传祺GA4上市的那天,歌词里唱的那样,“明天并不遥远,追逐的梦从不曾搁浅,引擎 不熄灭 不停歇 继续向前……”

 

这才是真正的芳华,属于一个朝气蓬勃的广汽传祺,更属于不愿辜负这个时代的每一个汽车人。

 

从0到1

 

1月14日下午2点,再一次来到底特律车展的广汽传祺郁俊长达8分钟的英文开场,让广汽传祺扎根美国市场的决心,虽阴影笼罩,但是从未放弃。

 

相隔不到24小时,1月15日早上8点,大众董事长赫伯特·迪斯和福特CEO韩恺特的握手,来自狼堡的进击,让大众找到了耕耘美国市场另外的打开方式。

 

无论是手握1000万辆的大众,还是刚刚53万辆的传祺,在北美这座最难攻克的堡垒面前,都必须以一种最虔诚的姿态来面对。

 

11.jpg

 

潮水袭来,中国制造正在参与世界分工。在全球汽车产业深度全球化、一体化趋势下,中国汽车企业也迎来了走向全球化的良好契机。

 

站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吉利,长城,长安,这些从鲜血淋淋的竞争中拔擢而出的自主品牌佼佼者们,正在筑起中国汽车的底蕴,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中国品牌强大的使命。

 

如同魏建军在法兰克福车展接受专访时所表示的那样,“要做一个高端品牌,就必须走国际化这条路,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只局限在本土市场,不可能打造出一个全球品牌。”

 

“现在,我们渴望在未来跟美国消费者分享越洋对岸的另一个高质量的汽车品牌——广汽传祺。”无论是郁俊、魏建军,还是李书福,这些为中国汽车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汽车人,推动中国汽车全球化进程的决心和毅力一样浓烈,坚定。

 

美国作为年销量超过1700万辆的全球第二大单一市场,对于一直承载着“全球化的传祺”理想而来的广汽传祺而言,是必须征服的战场。这是一个艰难但又伟大的使命,这同样是一条从0到1的路途,毫无弯道可选,必须凭借实力和努力去攻破。

 

正如郁俊所说,“敢梦想,勇担当,恒进取”,这就是传祺的个性,也是所有传褀人的个性。在未竟的事业上实现突破,是郁俊主导之下的广汽传祺最值得被记录的一笔。为了让梦想开化,郁俊不仅对广汽传祺的海外战略进行重新梳理、重点布局,甚至亲力亲为地去卡塔尔、埃及和以色列等国家,一个店一个店走访,一地一地地耕耘。

 

12.jpg

 

2017年4月,广汽硅谷研发中心正式落成,它的成立标志着广汽向研发国际化以及面向未来的电动化、智联化、情感化、数字化发展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2018年4月,广汽洛杉矶前瞻设计中心正式揭牌运营,这是广汽第一次将前瞻研发体系延伸海外。2019年1月,广汽底特律研发中心也在北美车展期间正式揭牌。

 

底特律研发中心、硅谷研发中心、洛杉矶前瞻设计中心形成了北美三地研发中心格局,作为广汽研发体系的有力支撑,将与国内研发优势互补,为广汽产品力的提升贡献价值。

 

13.jpg

 

“我们希望通过进入美国市场的整个过程,让我们从研发到制造,每一个领域都接受挑战,从而全面提升我们各方面的水平。”广汽研究院副院长丁东介绍,在第一阶段,海外市场的销量要占总销量的10%,最终中国市场和海外市场希望能够做到50:50的比例。

 

在海外市场,传祺以中东、东南亚和非洲市场为起点,以欧洲和北美市场为目标,目前已经构建起全球销售网络和服务网络,在全球五大板块的 16 个国家和地区落子布局,成为中国品牌向国际市场发动进攻的尖子兵,其“先树品牌,再增销量”的海外发展路径,初步构建起全球销售网络和服务体系,取得阶段性突破。

 

正是由于前期的扎实铺垫,才迎来今天的厚积薄发。以正向研发作为推动力,以国内和国外两个市场为试验场,第五次来到底特律的广汽传祺,以一款全新概念车 ENTRANZE,以“入口”的姿态,坚定地向世界宣告了“从中国产品到中国品牌的蜕变”。

 

14.jpg

 

这不止是广汽传祺的关键时刻,传祺走过的每一步也将注定如刀刻一般被铭记,和更多涌现出来的自主品牌翘楚一起,去夯实中国制造的基础、拓展中国创造的新力量。

 

这一刻,枪口从未真正对外的中国汽车品牌,以广汽传祺、吉利为代表的翘楚们正式站上了世界的舞台,开始向前奔跑,追的是答案,是梦想,更是一道光。